中港城资讯网

中港城资讯网为您提供大陆、港澳台、华语地区的资讯热点,我们应用前沿的人工智能技术收集最新资讯,内容覆盖资讯热点、汽车、财经、健康、美食,供您随时随地均可第一时间获取最新信息。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美妇市长的娇呻浪吟

时间:2020-08-01 17:01:18 来源: 栏目:社会热点

  文清浅勾唇浅笑,走到桌边拿起未开封的那一盒饺子,说道:“远亲不如近邻,人家陆婶大过年的还惦记着我们,这份情我们得记着,我刚才见到陆婶的时候,人家还嘱咐

  文清浅勾唇浅笑,走到桌边拿起未开封的那一盒饺子,说道:“远亲不如近邻,人家陆婶大过年的还惦记着我们,这份情我们得记着,我刚才见到陆婶的时候,人家还嘱咐咱俩多吃点呢……”

 

  说着,她拿出一个饺子就填到了嘴里,别的不说,这陆桂芬包饺子的技术真是顶呱呱,猪肉大葱馅儿别提多香了,一边嚼着,她还一边拿起另一只饺子递到了纪笠的嘴边。

 

  纪笠像是被马蜂蜇了似的,惊诧地看着文清浅——她与他结婚三年,可是从未有过这样亲密的举动,而且一直都表现的有点怕他,今天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啊——”文清浅像哄小朋友似的让纪笠张开嘴,而屋子里另外六只眼睛都看着他,他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后只能张开嘴吞了饺子。

 

  文清浅满意地笑了笑,一把挽住纪笠的胳膊,说道:“走,我们坐下吃。秋月,你也别杵着了,咱们都自己家人,我不和你见外, 你也别这么拘束是不是?你看这俩饿货,都馋成什么样了,眼珠子都绿了,是不是得看看眼科啊?”

 

  文清浅几句话,引得两年轻医生笑了出来,冰冻的气氛瞬间化开了。

 

  “就是啊秋月,我们吃你家俩饺子你还不让了,知道你和纪老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咱们也是天天见的同事,你可不能这么偏心眼啊。”

 

  陈秋月皮笑肉不笑,拉着大长脸坐下了。

 

  文清浅把两个饭盒摆好,把筷子分好,又去炉子上倒了几杯热水摆在桌上,说道:“来,我今天以水代酒,敬大家一个,感谢大家平时对我家纪笠的照顾,他这个人啊,不善言辞,但是心好,虽然看着不太疼人儿,可那是因为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希望以后大家在工作中继续照顾我们的纪医生……”

 

  文清浅是谁啊,上辈子出身草根,凭着自己的能力杀出一条血路,接触的都是叱咤商场的老油条,场面话什么的,那是基本功。

 

  简单几句话,就把她和纪笠的夫妻关系捆绑的牢牢的,谁是正宫一眼就能看出来。

 

  “嫂子真是客气,平时都是纪老师照顾我们,你从来没来过医院,纪老师也没说起过家里的事儿,没想到嫂子的性格这么爽朗啊……”其中一个年轻医生附和着,趁机赶紧吃了两个饺子,一边嚼着一边又说道:“我叫王平之,以后你就叫我小王吧。”

 

  “小王吧?这个名字虽然不好听,可是长寿啊……”

 

  文清浅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王平之没想到初次见面文清浅就这么大方,开玩笑都不带打草稿的,而旁边的小年轻已经忍不住笑喷了,他这一带头,王平之也跟着笑了起来,就连纪笠在嘴角都跟着抽动了两下,只有陈秋月,默不吭声地吃饺子,好像和饺子有仇似的。

 

  在拘谨保守的年代,文清浅这样的性格虽然突兀,却非常讨喜,尤其是在这气氛总是严肃紧张的医院里。

 

  “嫂子你可真逗,他是小王八,那我姓焦,你给我也取个外号吧。”

 

  “你姓啥?”

 

  “我姓焦啊……”

 

  “姓啥?”

 

  “我……我姓……姓焦。”

 

  小伙子反应过来,脸唰地一下就红了,陈秋月立即捂住了脸,说道:“文清浅,你,你说脏话!”

 

  “小焦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秋月嫌你的姓脏呢。”

 

  文清浅若无其事地看着陈秋月,好像自己是天下第一纯洁大白兔,陈秋月除了在心里给她扎小人,还能有啥办法?

 

  “好了,一会儿换班的人就来了,回家吧。”

 

  纪笠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便秘,他不知道再这么放任文清浅待在值班室,她还能说出什么来,他总感觉,文清浅和从前不同了,却又没精力细想有什么不同。

 

  文清浅乖乖答应了一声,跟着纪笠就往外走。

 

  “等等,纪笠哥,我也回家,外面太黑,我害怕。”

 

  就知道这年糕黏在脚面上没那么容易甩掉,文清浅心里不屑,嘴上仍是热情洋溢地说道:“那就一起走呗,咱们邻里邻居的,本来就该一起走嘛,唉,小王小焦,饺子可都归你们了,别浪费了,可劲儿造啊。”

 

  王平之和焦健答应了一声,都是满脸感激,陈秋月咬牙切齿,这饺子和文清浅有一毛钱关系吗,凭什么好人都让她做了?自己赔了饺子又折面子?

 

  三人出了医院,沿着一条小胡同往家走,东北的冬天,随便一阵风都能把身体吹透,文清浅刚刚经历过一场大失血,虽说精神不错,可那都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体质还需要好好恢复,刚走了一半,就已经浑身打颤走不动了。

 

  “把我这大衣裹上……”纪笠将自己的给了文清浅,说道:“别误会,作为我的病人,我不想你再进医院。”

 

  误会?老公关心媳妇存在什么误会?文清浅知道,纪笠是在心里与她划清界限,从夫妻变成医患,可她当然不会让他得逞,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他身上。

 

  “文清浅……”纪笠扶住了她,可她却像是没骨头似的闭着眼睛装死。

 

  纪笠犹豫了一秒,将她横抱了起来,平稳而急促地往前走,陈秋月快步追了上来,对这一幕已经无法冷静。

 

  “纪笠哥,我昨天给她输了600的血,感觉好累好冷啊,刚才就吃了两个饺子……”

 

  可怜兮兮的声音配上冻得通红的脸蛋儿,文清浅真怕纪笠一把扔了她去和抱陈秋月。

 

  “你走快点就暖和了,还有十几米就到家了。”纪笠果然真·直男,文清浅默默在心里给他点赞。

 

  纪笠加快了脚步,到了纪家就直接推门进去,陈秋月的那声“纪笠哥”被强劲的西北风吹散。

 

  文清浅透过纪笠的臂弯向外看去,纪家院子空空荡荡,死气沉沉,各屋黑漆漆一片,竟然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

 

  纪笠的目光短暂地环视了自家院子,轻叹了一声,父亲纪成山过世未满三周年,按照东北的规矩,春节不能放炮也不能贴春联,家里冷清也在所难免,可王翠霞明明知道他值班到两点就回来……好歹,给他留个灯也好。

 

  黑暗中,她只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看不到他的眼神和表情,可那声叹息仿佛落在了她的心上,让她猛地一疼——难道,天之骄子的纪笠,在这个破得不能再破的家里,竟然是不被重视的?

 想到这里,她的斗志又燃烧了起来,虽说纪笠这个人和自己没什么感情,可他是个好医生,不仅为自己输了血,在她晕倒的时候还能一路小跑抱她回来,这份人情她得还——起码,不能让王翠霞睡得那么舒服。

 

  “哎哟!”文清浅忽然从纪笠的怀里滚了下来,故意大声叫喊,生怕别人听不见。

 

  “小点声。”纪笠要去扶文清浅,她却忽然扑到了他怀里,佯怒道:“你既然抱了就好好抱,松松垮垮的我当然会掉下来了,你现在不许动,让我靠一会儿。”

 

  纪笠本能地想推开文清浅,可这就是一块焊死的铁块,太用力又怕她再晕过去。

 

  他长这么大一直在钻研医学,还从未与女生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即便是他媳妇也不例外,从他僵直的脊背可以看出他此刻的慌乱。

 

  东厢房的灯亮了,王翠花的扯着烟嗓喊了一句:“谁啊,不知道人都睡下了?”

 

  “妈,我回来了。”纪笠应了一声,扶着文清浅就要回自己屋,可这家伙脚底下钉了钉子,一动不动。

 

  “大娘,我也回来了,给我们整点热乎水洗洗,医院那地方脏的很。”文清浅的语气一点不客气。

 

  几秒钟后,王翠霞披着棉袄出来了,一看文清浅抱着纪笠,表情明显一怔,可她没工夫在意这些细节,抬手指着文清浅,吼道:“你个丧门星,你管谁叫大娘呢?你自杀死不成又闹幺蛾子是吧?装疯卖傻!”

 

  文清浅并不是故意叫她大娘的,她真叫不出来那一声妈——就王翠霞目前的德行,她不配!

 

  “您先别生气啊,您不是一心想把我扫地出门吗,不仅在我头上扣屎盆子,还亲手给自己儿子缝制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我要是再叫您妈,您不还得生气吗……是吧,大娘。”

 

  王翠霞气得肝儿颤,用平时惯用的语气对纪笠说道:“你看看,这就是你娶的媳妇儿,什么东西啊!自己在外面偷汉子,还有脸回来!自杀都死不透,就是个冤孽!”

 

  “行了,我累了。”纪笠一脸疲惫,不想再理这无头官司,径自回了房间。

 

  文清浅紧随其后,也不搭理王翠霞,可王翠霞战斗力极强,站在院子里开始祖宗十八代地骂,内容无非就是她家穷到吃土,她哥哥是盗窃犯,她身无长技没工作还生不出孩子……

 

  文清浅暗暗感叹,就这么点台词,恐怕活不过两集。

 

  一走进她和纪笠的屋子,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王翠霞这是亲妈吗,明明知道纪笠下了大夜班要回来住,连炕都不给烧。

 

  “去炕上躺着吧。”纪笠拿起炉钩子就直奔灶台。

 

  “我来吧。”文清浅一把夺过了炉钩子,此刻,她是打心眼里可怜纪笠,虽然自己处境也很艰难,可她觉得纪笠更可怜——有家人却不被关心,还不如没有。

 

  纪笠也没推辞,或许是太累了,走到另一铺炕上就躺下了,她这才意识到,他们一直是同屋不同炕的状态。

 

  她默默来到灶台前,本以为烧炕是很容易的事情,可一看这黑漆漆的灶坑和干巴巴的柴禾就傻眼了——这玩意怎么操作,她不会啊!

 

  可既然揽了瓷器活,不会也得上,她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掏了掏灶坑,摸到火柴点燃一团干草扔了进去,可草熄灭了,灶坑依然冰冷,还呛得她一阵咳嗽。

 

  “不会烧就别逞能。”纪笠一脸疲惫,但还是爬了起来,蹲在她身边熟练地引燃、抽风箱、加柴、加煤渣……

 

  火光之中,文清浅看着他的侧脸,看着他修长的本是拿手术刀的手摆弄着黑漆漆的煤渣和带刺儿的干柴,心里又疼了一下。

 

  纪笠烧好了炕就回去躺下了。

 

  王翠霞的叫骂声终于停下,院子里传来另一个声音。

 

  “妈,这大冷天的你怎么在外面站着呀,这西北风还不得把风湿病吹犯了,我看大嫂这是没安好心啊,故意气你,你气坏了身体,谁心疼啊,还不是我和纪盛心疼么,走了妈,我扶你回屋去。”

 

  文清浅听到这一串台词,心里忍不住叫了一声“嚯”,原来纪家也不都是战斗力低下的大草包,这还有个段位稍微高一点的选手呢,从这段话中可以分析出,这是纪笠的弟媳,她老公就是昨天要拿斧子砍她门的矮壮男人。

 

  这女人说话也算有技巧,一听就知道平时是个不吃亏的主,先插了文清浅一刀,说她没安好心,然后又表明自己的孝顺和关心,其实不就是大半夜的被王翠花吵醒了心里烦吗?

 

  “娟呀,同样是儿媳妇,你这么懂事,她就非得天天戳我心窝子,这个丧门星……”

 

  王翠霞嘟嘟囔囔地回了东厢房,文清浅一边思考着明天怎么面对婆婆和妯娌,一边烧上了一锅水&mdas

小说文学

h;—在医院那环境住过,她是必须要洗洗擦擦的,再说,她这具身体也太邋遢了,头发都快长虱子了。

 

  在黑暗中哆哆嗦嗦地擦洗干净,又在灶坑前把头发烤干,天都快亮了,她翻箱倒柜半天才找到一身干净的贴身衣服,穿上之后迷迷糊糊地往炕上摸,可一到炕上,她又是一个哆嗦,合着她的这铺炕是个温炕,干烧不热啊,也不知道以前的文清浅是怎么忍的。

 

  一抬头,那边的纪笠睡得正熟,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美男子就躺在五米外的地方,好巧不巧,又是她的合法丈夫,就算是不揩油,总可以蹭点热乎气儿吧?

 

  文清浅这样想着,便直接摸到了纪笠的炕上,毫不客气地钻进了他的被窝——带着医院消毒水味道的被窝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她一沾枕头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些零碎的记忆又出现在睡梦中,她想起自己有个哥哥叫文河汉,因偷窃罪蹲了监狱,父母都不在了,至于她是怎么到了纪家,还是没想起来——或许是原来的文清浅已经对纪家死心了,并不想留下这些记忆。

 不知道睡了多久,叮——哐——嗞——属于春节的二踢脚环节开始了。

 

  文清浅一个机灵,猛地睁开了眼睛,正对上纪笠那深褐色的眸子,他显然也是被鞭炮声吵醒的。

 

  或许是睡觉过程中被彼此的体温吸引,此刻的他们竟然只隔了两厘米。

 

  纪笠的眼神在她的脸上停留了几秒,似乎有些迷惘——平时的文清浅头发乱糟糟地,脸也没好好洗过,路过她身边都会闻到一股霉味,可眼前的文清浅头发柔顺,面皮白净,虽然两块高原红还没褪去,可比之前好看了太多,再加上她穿了一身纯白色的秋衣秋裤,更显得干净清爽。

 

  纪笠错开眼神,起来迅速穿上了毛衣,冷声说道:“以后不可以上我的炕。”

 

  “我为什么不能上你的炕?我是你老婆……”

 

  文清浅本来想拦住离去的纪笠,没想到劲儿使大了,直接将他按倒在炕上,四目相接,眼波流转之间,她清晰地看到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目光中有惊讶也有羞怯,但更多的是抵抗。

 

  这时,一声烟嗓忽然闯入了耳朵。

 

  “纪笠,快起床,一会儿拜年的来了!让人堵被窝可不像话!”

 

  王翠霞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差点没咬断了舌头——她素来知道纪笠和文清浅是分开睡的,当然也知道文清浅怀不上孩子根本不是因为不孕症。

 

  “你俩……你俩咋回事,纪笠啊,你昨晚上值班喝……喝酒了?”王翠霞秒变结巴,眼珠子上下打量着文清浅,她竟然还洗了头,还换了衣服?之前那邋遢样怎么没了?儿子寂寞太久会不会没把持住?

 

  纪笠没想解释,推开文清浅,直接穿裤子下炕。

 

  “大娘,我们是夫妻,睡一铺炕不很正常吗?下次进屋能不能敲门啊,你说我不孕,也得给我孕的机会吧?”

 

  王翠霞被噎直翻白眼,说道:“臭不要脸,就你,也配?纪笠,听妈的,她现在的名声臭得能熏十条街!你过完年就和她把婚离了,离婚之前你给我离她远点!”

 

  “妈。”纪笠忽然开了口,冷声说道:“文清浅和王永章的事,是你诬赖她的吧?”

 

  说起这件事,他还是从陈秋月口中得知的,前段时间他出门学习,回来之后就连续遇到重症患者,一直忙的顾不上家事,没想到在王翠霞的努力下,这件事传得满城风雨,他也曾问过文清浅,可文清浅除了哭一句话都不说,让他根本无从解决。

 

  王永章是幸福里出了名的老无赖,奸懒馋滑占了个全,他不信文清浅会看上他。

 

  “纪笠,这事儿不用你管!妈都给你安排好了。”王翠霞使劲儿朝着纪笠使眼色,眼珠子都快甩出来了。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安排,更不需要这种龌龊的安排,我还有事要去医院,这件事到此为止。”

 

  说完,他两步走到了门口,又忽然停了脚步,没回头,只是说道:“文清浅,要是家里没吃的,就到医院食堂来找我。”

 

  文清浅看着他越走越远,心头涌出一丝暖意,虽然他没有直接站在自己这一面,可他心里有一杆公道的秤,只要他本性善良,感情啥的慢慢培养呗!

 

  “龌龊?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啊!”王翠霞朝着纪笠的背影喊了一嗓子,然后回过头狠狠剜了文清浅一眼。

 

  “大娘啊,你别生气,我想开了,这家挺好的,炕热、被窝暖、男人靠谱长得也俊,这人啊就是要知足,以后我和纪笠好好过,咱们以后的日子可长着呢。”

 

  文清浅此言一出,王翠霞气得浑身哆嗦,就差直接扔鞋底子了,她指着文清浅的鼻子,骂道:“当初我就不该同意纪笠娶你,不就是我们落魄的时候喝了你家几碗稀粥么!真把自己当成活菩萨了!不要脸的东西!呸!”

 

  王翠霞这样的恶婆婆,真是从里到外的恶,又凶嘴巴又毒,可她对文清浅造不成任何伤害——因为她根本不是以前的文清浅,鄙视也好羞辱也好,不过是挠痒痒罢了。

 

  王翠霞走后,文清浅继续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身看着顺眼点的衣服——土黄色高领毛衣,暗灰格子高腰裤,可外衣太短缺了,除了各种灰突突的棉袄,就只有一件纯红色的呢子大衣能显得精神点——估计这是她结婚那天的衣服,胸口处还别着一枚红色水钻的鸳鸯胸

小说文学

针。

 

  文清浅穿上这一身,感觉好多了,只要再换上一双锃亮的牛皮高跟鞋,妥妥的复古潮搭——只可惜,哪里有什么高跟鞋,地上那双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厚棉鞋是她的唯一。

 

  好在,她还有一点意外发现——在一个破箱子底下竟然藏了二十块钱,在这个年代,二十块接近一个人的月工资了,这可是一笔巨款,买鞋足够了。

 

  可仔细一看,二十块钱外面包着的纸上写着几个小字——哥哥出狱买衣服钱。

 

  文清浅心里一颤,她从小就被遗弃,从来不知道亲情是什么,这一刻,看着纸上的字,她感觉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戳了一下。

 

  “文清浅,钱我先用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重活一世,照顾好你哥,还有……纪笠。”

 

  她穿上了那双棉鞋,在镜子前把长发编成了一个麻花辫,虽说看不出有多美,可至少女人味儿十足了。

 

  此时,院子里传来邻居来拜年的声音,她顺着窗户缝望出去,见来的人是陈秋月和她娘陆桂芬,陈秋月还一直抻着脖子望着她这屋,看来是不知道纪笠已经去医院了。

 

  院子中除了王翠霞还有三个人——纪笠的弟弟纪盛还有他的老婆和儿子。

 

  “原来是给纪家生了孙子,怪不得这么嚣张。”文清浅冷笑,一转身走出了房门,挺胸抬头,气场两米八。

 

  “文清浅?”陈秋月是完全没想到出来的时尚女郎是文清浅,这一身红色的呢子大衣简直能晃瞎人眼了。

 

  “唉呀妈呀,你干啥,穿这样你要扭秧歌咋地?”王翠霞说着就想去拉她。

 

  “过年不穿的喜庆点,啥时候穿啊?我还有事,你们接着唠。”

声明

1.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内容具合法性,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
相关资讯
  •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 污污的文章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 污污的文章


    一时之间,阮酥的地位变得微妙。

    平日里只会先让阮絮先挑拣的东西,不知不觉她这里都会暗暗留下一份最好的;府中下人们对她的态度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巴结奉

    分类:健康美食
    TAg:
    时间:2020-08-01 14:47:06
  • 玩弄刚结婚的美妇(宝贝喜欢它这样

    玩弄刚结婚的美妇(宝贝喜欢它这样

    被慕浅怒怼他‘无能’!

    墨景琛冷峻面庞当即阴沉下来,凛寒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她,“你在挑衅我?”

    不过是三言两语,气氛便陷入冷凝之中,剑拔弩

    分类:娱乐资讯
    TAg:
    时间:2020-08-01 13:45:22
  •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_ 随着车的晃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_ 随着车的晃

    “我没办法不生气,我从小到大受欺负,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爷爷总是偏向他们,没人给我做主,没人站在我这边,没人为我说话……这次爷爷明明已

    分类:明星网红
    TAg:
    时间:2020-07-31 14:31:57
  • 男人把女人桶爽的视频——乖你终于

    男人把女人桶爽的视频——乖你终于

     白云锦看完晨光再回皇城,刚走下龙辇便晕了过去。

      林公公隐隐有些担忧,派人请来太医的同时,也请来了楼子轩。

      太医为白云锦切过脉之后,道:“陛

    分类:励志语录
    TAg:
    时间:2020-07-31 09:30:17
  • 挺进美妇肉蚌深处*女被啪到深处gif

    挺进美妇肉蚌深处*女被啪到深处gif

      六年前,苏落与唐时热恋时期,忽然有一天,唐母背着唐时找到苏落,要求苏落离开唐时,苏落没有答应。

      只是唐母有备而来,温雅笑容却暗藏刀锋。

      “

    分类:社会热点
    TAg:
    时间:2020-07-30 16:01:38
  • 扒开美妇雪白大腿挺进 都市 校园

    扒开美妇雪白大腿挺进 都市 校园

    喻以默的腿太长,脚步迈的太大,阮诗诗只好一路小跑的跟着。

    两人进了一家私房菜的餐厅,店里的人似乎认识喻以默,见他来,立马引着往里走。

    在一个包厢落座后,便有

    分类:影视资讯
    TAg:
    时间:2020-07-30 14:17:52
  • 入室奷贞洁美妇小说 宝贝喜欢它这

    入室奷贞洁美妇小说 宝贝喜欢它这

    夜晚,游轮。

    云薇薇来到观景台,正想开灯找东西,脚踝突然被扣住。

    “啊!”

    她惊惶地尖叫,下一瞬,她被拽倒在地,一具滚烫的男性躯体压覆上她。

    &ldquo

    分类:健康美食
    TAg:
    时间:2020-07-30 13:17:30
  • 玩弄刚结婚的美妇 学长好大坐不下

    玩弄刚结婚的美妇 学长好大坐不下

    江馨月脸色变得很难看,曲婉以前就经常嘲讽她,让她难堪。

    现在她已经被凌家赶出家门,江馨月成了凌慕白的新欢,她说话还是这么不留情面。

    蒋雯雯现在全靠江馨月

    分类:健康美食
    TAg:
    时间:2020-07-30 13:17:28
  •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 爸爸太大了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 爸爸太大了

     她苍白的打开拨号键盘,输入了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手机号,想也没想,就拨了出去。

      上辈子听说两家一结亲,冷闵行的病真的就慢慢的好了起来,老夫人自认为

    分类:娱乐资讯
    TAg:
    时间:2020-07-30 10:45:53
  • 挺进美妇肉蚌深处&乖别流出来晚上

    挺进美妇肉蚌深处&乖别流出来晚上

    漆黑一片的屋子里,沈琦独自一人躺在冰冷的大床上。

    今晚,是她和夜家二少爷的新婚夜。

    没有婚礼没有酒席,等来的只有一个坐在轮椅中男子的背影,和他冷清的一句

    分类:健康美食
    TAg:
    时间:2020-07-30 08:30:32
搜索推荐
推荐资讯